>>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广角 > 法规 > 正文
视频监控证据规则研究
2014/1/14 16:38:00      来源:《中国安防》    作者:徐伟红
随着视频、通信、计算机等技术的不断进步,视频监控技术越来越多地应用到社会管理之中。视频监控系统24小时不间断地采集大量的信息,这些信息为打击违法犯罪提供了有力的证据,但视频监控证据也存在易被剪辑、删改、伪造等不足。本文根据新《刑事诉讼法》等法律规范,研究视频监控证据的界定及其法律地位,研究视频监控证据采集和使用应遵循的规则,以提高视频监控证据的证据能力和证明力,使执法机关的执法活动更加合法、科学。

 摘要:随着视频、通信、计算机等技术的不断进步,视频监控技术越来越多地应用到社会管理之中。视频监控系统24小时不间断地采集大量的信息,这些信息为打击违法犯罪提供了有力的证据,但视频监控证据也存在易被剪辑、删改、伪造等不足。本文根据新《刑事诉讼法》等法律规范,研究视频监控证据的界定及其法律地位,研究视频监控证据采集和使用应遵循的规则,以提高视频监控证据的证据能力和证明力,使执法机关的执法活动更加合法、科学。


  关键词:视频监控证据 法律地位  采集规则  审查规则

 

  一、引言


  为了推动报警与监控系统建设的有序开展,公安部于2004年在全国开展了城市报警与监控联网系统建设试点工作(即"3111"工程),截止到2008年底,社会公共区域安装摄像机300余万台。2009年以来,伴随着报警与监控系统建设的进一步推进,上述数字已成倍地增长。除了社会公共区域建设的视频监控系统外,各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居民小区、甚至有些公民个人也安装了大量视频监控系统。视频监控资料以其客观、直观等特性,在打击违法犯罪、维护社会治安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公安机关称之为第四大侦查技术。


  在立法方面,新《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刑事诉讼法》)明确了视频监控资料的证据地位,并且将视频监控技术广泛应用于侦查、检察和审判过程中。如新《刑事诉讼法》第52条规定,行政机关在行政执法和查办案件过程中收集的物证、书证、视听资料、电子数据等证据材料,在刑事诉讼中可以作为证据使用;新《刑事诉讼法》第76条、121条、148条则进一步规定了在监督被监视居住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等工作中可以使用电子监控技术;在讯问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可以对讯问过程进行录音或者录像;根据侦查犯罪的需要,经过严格的批准手续,可以采取技术侦查措施。


  但是,技术再高明也是为人所用,如果使用不当将伤害他人。比如在某些案件中,侦查机关使用众多"高科技"手段(警犬气味鉴别、泥土化学成分分析、拉曼测试、说谎仪测试等)获得的证据,最后的结果表明这些证据有的不准确,有的则成了造成冤案的帮凶。视频监控资料也一样,虽然具有客观、直观等特点,但同时它也具有易被剪辑、增加、删改、伪造、变造等特点。立法者充分认识到视频监控资料的这一特点,新《刑事诉讼法》对视频监控技术的使用做了相应的限制性规定,如新《刑事诉讼法》第50条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等。


  随着新《刑事诉讼法》的施行(2013年1月1日),视频监控证据将被大量地采集、使用。为了规范视频监控证据的采集和使用行为,提高视频监控证据的证据能力和证明力,笔者根据新《刑事诉讼法》、结合《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等法律规范,研究视频监控证据的采集和使用规则,以期保护诉讼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提高执法机关的办案质量。


  二、视频监控证据的法律地位及其证据特征


  (一)视频监控证据概述


  根据《安全防范工程技术规范》(GB50348-2004)的规定,视频安防监控系统(VSCS)是指利用视频技术探测、监视设防区域并实时显示、记录现场图像的电子系统或网络。视频安防监控系统前端摄像机采集到的信息,通过传输设备传输到后端的控制设备,由控制设备进行信号的转换、显示并记录监控图像,即形成了视频监控信息资料。


  根据视频监控资料的形成过程,笔者以为视频监控证据是指采用视频监控技术或由视频安防监控系统采集、存储的能够证明案件事实的信息资料。视频监控证据除了具备证据的一般属性:合法性、客观性、关联性外,还具有以下特点:


  1.视频监控证据是使用视频监控设备或由视频安防监控系统录制和存储的。这是视频监控证据区别于其他法定证据,区别于其他视听资料证据的最为显著的特点。


  2.视频监控证据是能够证明案件事实,作为证据使用的视频监控信息资料。我国新《刑事诉讼法》规定,可以用于证明案件事实的材料,都是证据。视频信息成为视频监控证据的前提是将其作为证明案件事实的根据使用。否则,我们仍然只能称其为视频信息,而不能成为视频监控证据。


  (二)视频监控证据的法律地位


  新《刑事诉讼法》在法定证据种类中增加了电子数据证据,并将视听资料与电子数据证据并列规定。有学者认为,视频监控证据是视听资料证据的一种具体表现形式,也有学者将视频监控证据归入电子证据类。例如,何家弘教授在其主编的《电子证据法研究》一书中将电子证据定义为:以电子形式存在的、用作证据使用的一切材料及其派生物;或者说,借助电子技术或电子设备而形成的一切证据。从该书对电子证据的界定看,视频监控证据应归入电子证据类。


  笔者以为,之所以存在上述两种不同的观点,是因为法学界对于何为电子数据证据,以及对电子数据与视听资料区别的研究还没有形成统一的认识。视听资料与电子数据证据确实有很多相同之处,比如它们都是借助电子设备形成的,都是以电子数据(广义)的形式存储等。但是二者也是有区别的,二者的区别主要表现在据以证明案件事实的方式不同。电子数据证据是以数据代码所代表的内容证明案件事实;而视听资料是能够播放的数据,其证明案件事实不是通过数据代码,而是通过播放的录音内容、图像资料证明案件事实。所以,笔者认为视频监控证据应属于视听资料证据,因为视频监控证据主要是通过录音或录制的视频图像的内容证明案件事实的。但这同时也给了我们启示,即关于电子证据的学理研究和运用规则,对视频监控证据有很大的借鉴意义。


  (三)视频监控证据的优势和不足


  与其他种类的证据相比,视频监控证据有以下优势:(1)包含信息量大。视频监控证据内容丰富,它能够反映出案发时间、地点、当事人、案件的经过以及周围的环境、在场的目击证人等大量信息。所以对于视频监控证据应当注意信息的挖掘工作。(2)客观性强。与当事人陈述、证人证言等证据相比,视频监控证据不受主客观因素影响,能够真实地"还原"案发的经过,准确地记录案发过程中的人和事,因此更能客观地反映案件事实。(3)稳定性强。与某些易腐易变的物证相比,视频监控证据具有很强的稳定性。但这并不意味着其收集过程可以不受时间的限制,侦查人员在采集视频监控证据时同样应当注意收集的及时性。因为存储设备的容量都是有限的,时间长了,信息将被删除。(4)直观性。借助相应的技术设备,视频监控证据能够再现案件的整个过程,使侦查人员得到最直观的感受。


  视频监控证据存在的不足主要有:(1)证据易被伪造、篡改、删除。视频监控证据是科技发展的产物,它的形成借助于一定的科技手段。同样,人们也可以借用一定的科技设备对其进行剪辑、增加、删改、伪造、变造等处理。因此,对于视频监控证据不能采用"拿来主义",应当对其合法性和真实性做认真审查。(2)对监控设备和安装技术要求较高。实践中,有的摄像机因安装位置和拍摄角度不合适,造成图像变形,系统不报警或误报警;有的摄像机镜头焦距不合适,造成成像误差;有的单位贪图便宜,采购劣质镜头,使得图像不清晰。这些问题反映到视频监控证据上,往往表现为录制的图像模糊不清,无法辨认、提取不出有用信息。(3)对采集和使用人员的要求较高。采集、使用视频监控证据需要办案人员熟悉视频剪辑、拷贝、加密等技术,有时还可能用到数据恢复、模糊图像处理等技术,对采集和使用人员的要求较高。


  三、视频监控证据采集规则


  研究视频监控证据采集规则的目的是使采集到的视频监控证据具有证据能力,尽量在采集环节保证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和关联性。根据新《刑事诉讼法》、《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以及《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等规定,结合视频监控资料的具体特点,研究认为在采集视频监控证据时应遵守如下规则:


  (一)调取人员不少于两人


  有权提取视频监控证据的主体包括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和相关的行政执法人员。新《刑事诉讼法》第50条规定,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第52条规定,行政机关在行政执法和查办案件过程中收集的物证、书证、视听资料、电子数据等证据材料,在刑事诉讼中可以作为证据使用。由此可见,在刑事诉讼中提取视频监控证据的主体主要有: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以及相关行政机关的执法人员。


  在具体提取证据时,提取人员不少于两人。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要求,人民警察调查取证不得少于两人,并向被调查取证人员表明执法身份。《〈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53条第4款也规定,制作书证的副本、复制件,拍摄物证的照片、录像以及对有关证据录音时,制作人不得少于二人。


  这里笔者还建议,提取视频监控证据最好由熟悉图像截取和相关软件使用的人员进行,以保证提取的视频监控证据完整、真实、安全、保密。


  (二)表明身份和出示相关证明


  为了保证视频监控系统的信息安全,提取视频监控证据的人员有必要表明身份,并出示相关的提取证据证明,以表明自己的执法身份和合法执法行为。


  《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53条规定, 公安机关向有关单位和个人调取实物证据,应当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开具《调取证据通知书》。被调取单位、个人应当在通知书上盖章或者签名,拒绝盖章或者签名的,公安机关应当注明。视频监控证据是证据的一种,所以在提取视频监控证据时也应当表明身份,并出示《调取证据通知书》等证明文件。


  新《刑事诉讼法》第135条进一步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有义务按照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的要求,交出可以证明犯罪嫌疑人有罪或者无罪的物证、书证、视听资料。第52条第3款还规定,凡是伪造证据、隐匿证据或者毁灭证据的,无论属于何方,必须受法律追究。


  (三)提取的证据应与案件有关联


  证据的关联性决定了对监控系统的信息应有选择地提取,选择那些与案件有关联的信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以及《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的规定,与案件有关联的信息包括:表明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证明立案侦查的犯罪行为是否存在,证明立案侦查的犯罪行为是否为犯罪嫌疑人实施,证明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行为的动机目的,证明实施犯罪行为的时间、地点、手段、后果以及其他情节,证明犯罪嫌疑人的责任以及与其他同案人的关系,以及证明犯罪嫌疑人有无法定从重、从轻、减轻处罚以及免除处罚的情节等与案件有关的信息。


  (四)尽量提取证据原件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188条规定,调取书证、视听资料应当调取原件。取得原件确有困难或者因保密需要不能调取原件的,可以调取副本或者复制件。《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58条则进一步规定,调取的视听资料是复制件的,应附有无法调取原件的原因、制作过程和原件存放地点的说明,并由制作人和原视听资料持有人签名或者盖章。


  (五)做好相关记录


  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及《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提取视频监控证据应做如下记录,以便审查视频监控证据的合法性和真实性:


  1.调取原件的,应当记明案由、对象、内容,监控系统的安装位置、监控范围、传输方式,值机人员以及监控室的管理人员的身份,提供的时间、地点和条件以及制作方法(规格、类别、应用长度、文件格式及长度等)。若是由单位提供的还应并加盖单位印章。


  2.取得的是拷贝件,则应当记明案由、对象、内容,监控系统的安装位置、监控范围、传输方式,值机人员以及监控室的管理人员的身份,拷贝份数、无法调取原件的原因、制作方法和过程、原件存放地点以及制作人和原件持有人签名或者盖章。


  四、视频监控证据审查、使用规则


  证据的采集规则从形式上保证了视频监控证据的证据能力。视频监控证据的审查规则是从实质上审查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和关联性,提高证据的证明力。


  根据新《刑事诉讼法》以及《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关于视听资料和电子证据的审查规定,结合视频监控证据的特点,笔者归纳认为对视频监控证据应着重审查以下内容:


  (一)视频监控证据的来源是否合法


  新《刑事诉讼法》第50条、《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68条都规定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根据视频监控证据的特点,应当具体从以下方面审查视频监控证据的合法性:首先,审查是否有影响视频监控证据合法性的因素。如传输过程是否安全;后端的监控平台和接触监控信息的人员是否处理过信息等。其次,审查视频监控资料是否是在自然条件下客观形成的。制作过程中当事人有无受到威胁、引诱等违反法律及有关规定的情形。第三,调取的证据中是否存在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信息,如果有应对证据予以保密或作适当的处理。第四,审查视频监控证据的调取程序、制作过程是否合法。如审查使用技术侦查措施是否事先经过批准,审查证据的调取程序是否合法等。


  (二)是否载明制作人或者持有人的身份,制作的时间、地点和条件以及制作方法等信息。


  (三)是否为原件,有无复制及复制份数;调取的视频监控证据是复制件的,是否附有无法调取原件的原因、制作过程和原件存放地点的说明,是否有制作人和原视听资料持有人签名或者盖章。


  (四)内容和制作过程是否真实。如有无经过剪辑、增加、删改、编辑等伪造、变造情形。


  经审查对视频监控证据的真实性有疑问的应当进行鉴定。对于经审查或者鉴定无法确定真伪的,及对证据的制作和取得的时间、地点、方式等有异议又不能做出合理解释或者提供必要证明的视频监控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五) 审查视频监控证据的内容与案件事实有无关联性。


  经审查具备合法性、真实性、关联性的视频监控资料才能作为证据使用。视频监控证据的使用,可能产生严重后果(如可能危及有关人员的人身安全等),应当采取不暴露有关人员身份或者技术方法等保护措施,必要的时候可以由审判人员在庭外对证据进行核实(新《刑事诉讼法》第152条)。


  五、结语


  视频监控技术是一把双刃剑,它在帮助人们管理社会,打击违法犯罪的同时,也可能伤害到其中的人们。为了使对视频监控技术的使用更加合法、合理,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笔者根据新《刑事诉讼法》等法律规范,系统地总结出视频监控证据的法律地位及采集规则、审查规则、使用规则,若按照上述规则采集、审查和使用视频监控证据,将有效规避该证据本身存在的不足,使公安机关的侦查取证工作更加合法、科学,促进公安机关的执法规范化建设。

 

  参考文献


  [1] 王超,周菁.《杜培武案件的证据学思考》http://ziliao.hzu.edu.cn/z1681.html


  [2] 龙宗智.刑事诉讼法[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


  [3] 何家弘,刘品新.电子证据法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2.

编辑:肖潇
注:本文版权归《中国安防》杂志社和《中国安防》杂志网所有,任何媒体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严禁部分或全文转载, 违者将严厉追究法律责任。更多详情请订阅《中国安防》杂志。